您的位置  文化生活  旅游

直击医院呼吸科感染科:24小时待命,守住第一道防线

  • 来源:互联网
  • |
  • 2020-01-24
  • |
  • 0 条评论
  • |
  • |
  • T小字 T大字
春节期间的急诊科、呼吸科、感染科、危重病房等,是最忙碌、也是眼下防疫工作重点部署的几个科室。1月22日,我们探访了湖南省儿童医院4位医护人员,他们大多数从开始工作就告别了春节假期,在或长或短的职业生涯里,为了守护他人的健康,奉献着自己的光与热。

晚上11点,湖南省儿童医院住院部大楼灯火通明。对于医生来说,春节休假,那是一种“妄想”;春节回家,那是一种“奢侈”。对于中国的医务工作者来说,比过年更重要的,是他们的职责。

对于肺炎疫情严峻的当下来说,这个春节更像是一个加粗的字体,在这个字体之下,医院的每一个科室、每一个岗位,都面临着挑战,而这种挑战,也几乎每天都在发生。

1月22日,我们探访了湖南省儿童医院的4位医护人员,他们很多人从开始工作就告别了春节假期,在各自或长或短的职业生涯里,为了守护他人的健康,奉献着自己的光与热。

摄影/杨抒怀 黄启晴 吴蔚 责编/小为

出品/腾讯新闻

一、危重病医学一科护士长刘美华:给病人最大的柔软

1月22日腊月二十八,长沙街头的车流量已经锐减,年的氛围越来越浓。而在湖南省儿童医院危重病医学一科(PICU-1)病房,忙碌的身影却呈现了另外一番景象。

“春节我们这里更紧张”。今年是刘美华参加工作的18个年头,作为逆规律的PICU病房护士长,18年的工作告诉她,每逢节假日,也是PICU接诊的高峰期。

作为护士长,她管理着40个PICU床位和45个病人。一路小跑、协同操作……让这里一切行动都在加速运转。“30床需要换药,这个小孩体温有些升高,输液管里的空气要赶紧排掉……”早上8点,刘美华正跟随科主任张新萍和医护人员展开查房,她的眼睛时刻观察着监护仪器上显示的各种参数,并不断提醒正在操作的护士。

“宝宝是不是想妈妈了,饭还有这么多没吃完呢,来,阿姨喂你。”查房发现,一位刚做完手术依旧待在滞留床的小患者,呆呆望着门外,刘美华关切地说道,说罢便拿起饭碗一口一口喂了起来。在省儿童医院PICU病房里,每一次询问都被最大限度地柔软化。

“来ICU的都是重症患儿,这么小却独自面对陌生的环境。”刘美华说,她对这种孤独感同身受,因为这样的场景也曾发生在她自己的孩子身上。

2013年,刘美华的大儿子幼儿园毕业文艺汇演,儿子有节目演出,因为自己正在接诊重症手足口病患儿,抽不开身去参加儿子的毕业典礼。直到幼儿园班主任打电话通知她去接孩子时,发现孩子一个人默默蹲在教室角落里不说话。“我觉得很对不起我的孩子。”因为工作关系,她很少有时间去接孩子,那天去接儿子时,甚至不知道教室在哪。

二、急诊科张蜜:住在一个屋檐下,几天见不到孩子

同样的快节奏,也出现在张蜜所在的急诊科接诊室里。

早上10点,短短半个小时,她已经接诊7个病人。“每小时12个是我的基础速度。”从新生儿科调入急诊科一个半月,张蜜已经完全适应了急诊的快节奏。

一位小朋友不愿意接受口腔检查,家长一起帮忙才让检查顺利进行。

“你哪里不舒服?”“发烧多久了?”“要记得戴口罩!”“有没有去过武汉?”急诊科医生相当于分诊和全科的结合体,医生要以最快的速度,掌握病人情况,然后再对症下药。

“你这个不需要检查,回家观察两天就行。”尤其是春节临近,张蜜更理解患者和家属迫切的心情,“谁也不想在医院过年呢”所以在处理急诊时,张蜜会分轻重缓急、为患者提供最佳治疗方案。

对于自己来说,张蜜对春节却没有任何奢求。工作10年,她没有完整过上一个春节,值班是每年的常态。“我是长沙妹子,爱人也是医生,所以家人都习惯了。”对于家人的理解,嘴上说习惯了,但张蜜心里却很清楚,这种习惯是一种迫不得已。

张蜜和丈夫都是医生,孩子基本交由父母代为照顾。尤其是孩子上幼儿园期间,她经常值晚班,住在一个屋檐下,但也经常几天都见不到面。一次父母逗孩子说,“整天见不着妈妈,要不要换个妈妈?”,6岁的儿子突然蹦跶起来,说“不换,我的妈妈最漂亮。”张蜜很欣慰,但更觉得是一种责任。

下班前,张蜜在进行查房。

“每个孩子的心都是善良的,所以我一定尽自己最大能力让孩子们健健康康的!”说罢,张蜜对导诊台嘱咐了一句,我下班前还可以再看几个号。此时已经12点了。

三、呼吸一科施弦:24个没有假期的春节

最有资格说“这个春节我不放假的”,应该是施弦——湖南省儿童医院呼吸一科主任医师。这将是他第24个没有假期的春节。而且这24个年头里,有8个大年三十,他都是在值班中度过的。“你让我休久了,我反而不踏实。”

让施弦不踏实的,是他的病人们。“人最重要的就是呼吸,尤其是看到这些小孩 ”。上午10点,刚查完房还没有来得及坐下,就来了一个新病人:8岁多的孩子,咳嗽一周了,前一天开始气喘,接不上气了,来的时候已经坐不住了,说话已经只能说出连续的词。

“我考虑是急性哮喘,但家长说孩子没有哮喘史”,经验让施弦判定像哮喘急性发作,经过哮喘治理的雾化、吸氧……四十分钟处理,小患者终于可以安静地躺下并正常说话了。“在病史很完善的情况下,经验可以让病人得到有效处理”,施弦补充道,但更多时候经验也让施弦觉得身上的担子更重,“这意味着更多的人需要你的经验”。

四、感染科甘路民:流行病的第一道防线,曾10个小时看完160个号

在医生看诊的速度上,甘路民还是践行了“姜还是老的辣”这句俗语。从医15年里,最多的一次,他在10个小时里,看完了160个病号。

作为感染科医生,过年上班是常态。尤其是面对严峻的防疫形势,“今年的春节,我就没有想过要休息。”一般的病人,经过急诊分诊之后,有流感或者其他感染病趋向的,就会分配到甘路民这里。“所以什么流行病,我们这里都是第一道防线。”

这一天,甘路民是中班和晚班连轴转的。刚下班还没出诊室,甘路民就被患者家属给拦截了。“到感染科了,肯定特别着急。”考虑到许多病患家属的心情,便干脆将这些结果看完了。“我们多花一分钟,也许就会让人心里的石头早落地一分钟呢”,甘路民理解这些患者和家属的心情,尤其是在目前的医疗背景之下。

一年365天,在甘路民眼里被分割成5天一次的晚班。而一个晚班里,凌晨3至4点,被甘路民设定为最困的时间。这种困在流感高发季节,约等于几分钟打盹,“基本上一晚上不能停歇。”

22日,医院举行了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应急演练,甘路民对每一个细节都严格要求,因为“感染科是第一道防线。”

在探访的间隙,肺炎疫情数据不断地更新着。这四位医护工作者的经历,对他们来说是日常,对疾病来说更像是战场。正如甘路民的那句:“我们是第一道防线”。这些医护人员是冲在最前线的战士,常常走在刀尖之上,守护他人生命。向他们致敬!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
热网推荐更多>>